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36章 什么关系
作者:吴下饭  |  字数:911136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“不是吧超哥?”黄毛看着景超,一脸诧异地说道:“你现在一有空就去高二8班,难得跟兄弟们在一起,还对那边念念不忘,这可让兄弟们伤心了。”

“别瞎说!”景超辩解道:“我只是觉得她长得好看,才想认识一下。”

“切!那她还不早晚是我们嫂子?”

听到杨浩说的这么理所当然,景超愣了下,刚才武修“羞辱”他的场景不自觉地浮现在了眼前。

“超哥,我们时间不多了。高三这学期六月初就会高考离校,如果我们让高祥以大旗身份顺利毕业,那我们最后即使当了大旗,也很难服众。”

“行了,我都知道。”景超摆摆手,他眼里闪过一抹狠毒,咬牙说道:“我刚才只是在想咱们现在扛大旗的胜算,既然时间不多了,那就准备一下,干!”

“超哥威武!”众人一脸兴奋地说道。

景超冷笑道:“不过在此之前,我要先解决一个人……”

与此同时,在高三的一个教室角落,高祥听着身边男子的话,眉头紧锁道:“妈的,看来上次的警告还是太轻了。这些高二的人也是真没出息,居然跑去跟人家高一的混。

不能再放任他们继续发展下去了,不然他们还真当我这大旗不存在。让兄弟们都准备一下,是时候该给这些崽子们上一课了”……

高二4班。

武修正趴在桌子上胡思乱想,教室门被人推开。他抬头看了眼,王存孝缓缓地走上讲台。

“开个临时班会,大家稍微停下笔。我简单说两句,主要关于即将到来的期中考试。”

看到班上同学开始窃窃私语,王存孝敲了下讲桌。等教室恢复安静后,他接着说道:“我也是刚接到的通知,真没想到一转眼半学期就结束了。

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感觉,反正我听了觉得很紧张。不过我倒不是紧张这次考试,而是你们的高二生涯就只剩下半学期了。

唉!总跟你们讲‘学习’,你们不烦,我都烦了。可没办法,这是你们当下的主要任务,尤其是我们重点班学生。要知道,你们是离大学最近的人,所以要时刻以考大学为目标。

想想你们现在都不小了,我相信大多数人都能管好自己,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可不排除会有极个别同学觉得自己正值青春年华,想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……”

王存孝刚说完最后这句话,不少同学便开始抿嘴偷笑了。

“别笑!我也是从你们这个年龄过来的,很清楚你们的想法。不过作为过来人,尤其还是你们的班主任,我觉得还是有义务和责任提醒大家:学习才是正事。

那些还没恋爱对象的,就好好学习。准备追求别人的,最好打消这个念头。至于那些有对象的,就先把对象放一边。

我为什么这么说呢?

因为你们现在还小,只是单纯凭对某个人有点好感,两人就冲动地要在一起。话说难听点,那样是游戏,并不是爱情。而你们所谓处的对象,或者即将成为你对象的人,基本上都会是以后别人的老公或老婆。

想想看,你们现在省吃俭用,拿自己宝贵的青春和父母的血汗钱养别人家的老公或老婆。哇,好大方。可你们扪心自问,值吗?

当然了,我不是阻止你们谈恋爱,也知道无法阻止。可你们要为家人负责,更要为自己负责。

别害怕自己找不到对象,等你高考结束,考上大学,会有充足的时间谈恋爱。而且大学同学都是来自****,你们会有更大、更多的选择。别为一时冲动,捡了芝麻,丢了西瓜。

至于那些真想在一起的同学,就更应该为彼此好好学习。把‘考大学’当作是对你们感情的一种考验,你们要真有本事,闯过这个坎,去大学光明正大谈一场有结果的恋爱。

行了,我就说这么多。不耽误时间了,大家好好学习。”

说完王存孝转身走了两步,又停下来,回头喊道:“武修,你出来一下。”

武修愣了下,他抬头一看,王存孝已经走到了教室门口。

“你又干嘛了?”江天好奇道。

“没干嘛啊!”武修摇摇头回答道。

“那笑笑怎么又找你?”

“谁知道呢?”

想到王存孝还在教室外面等着自己,武修无奈地朝外面走去。

路过洛诗雨旁边时,武修看到洛诗雨关切表情,安慰道:“没事,安了。”

教室外,阳台上。

王存孝背着手,仰着头,面无表情看着远方。

武修走到王存孝旁边,小声跟他打了个招呼:“老师!”

“嗯!”王存孝问道:“知道我叫你出来什么事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武修摇摇头说道。

“刚才我在教室里说的话,你听了吗?”

“嗯!”

“有什么想法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呦?这可不像你的风格。我知道你想法多,现在别当我是你班主任,就当我们是朋友。你可以畅所欲言,没事的。”

武修觉得这话有些耳熟,这不是小时候父母经常“骗”自己的台词吗?

“没事,只要你承认这是你做的,我不会怪你。”

“就当我们是好朋友,有什么秘密还是好朋友不能分享的?”

而等自己承认错误,告诉父母一些他们不该知道的事,比如抄袭作业、谎报学习资料费等,迎接自己的便是一顿打骂。

若这些话出自老师之口,那要是承认了,也就离叫家长不远了。

“都多少年了,难道不能换套词吗?”武修鄙夷地想道,不过嘴上还是说道:“您说的很对,我没什么想法。”

“那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吗?”

武修摇摇头,一脸茫然地问道:“谁啊?”

“还给我装?非要我点名道姓吗?”

听王存孝的意思,显然指的是自己。武修赶紧辩解道:“老师,你可不能冤枉我。不怕你笑话,其实我这个人很内向的,甚至跟异性说句话都会脸红……”

“得了吧!就你还内向?跟异性说句话会脸红?”王存孝瞥了眼武修,有些不悦道:“老实交待,你跟洛诗雨什么关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