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19章 同等待遇
作者:吴下饭  |  字数:911136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孙好学眉头一皱,看着武修疑惑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武修试探性说道:“你想啊!今天你带领大家取得这么大的胜利,是不是该庆祝一下?你看人家古人哪次打了胜仗不摆几桌庆功宴?”

“说得好像有点道理。”孙好学嘀咕道。

他偷偷摸了下兜里,才想起这个月零花钱已经被自己花的所剩不多。请班上那么多人吃饭,肯定不够。但他又不想被武修看扁,便说道:“还是算了。当然不是我不愿意,只是马上要期末考试了,大家的时间应该都很紧张,估计没什么心思吃饭。”

武修看出孙好学并非不愿意,只是有些为难。于是他降低了要求,建议道:“或许吃饭确实不方便,同学们也不一定有时间。不过我猜他们这一顿闹腾,肯定都渴了。如果能有一杯热饮,他们肯定会记住这个人的好。”

说着武修假装不在意地自言自语道:“这么冷的冬天,送大家一杯热饮,暖暖的,多贴心。对,我这就跟哥几个商量一下,要让班上同学记住我的好。”

武修刚走没几步,江天迎了上来,好奇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武修笑了笑,伸出三根手指开始倒计时:“三!二!一!”

“大家等一下!”孙好学突然大声喊道。

看到班上同学疑惑的目光,孙好学一咬牙,说道:“今天大家都辛苦了,我请大家喝奶茶。”

教室众人都楞了下,武修第一个迎合道:“耶!好学哥威武!”

这是武修第一次称呼孙好学为“好学”,不过他还是觉得“富贵”叫起来更顺口、亲切。

“好学哥威武!”众人异口同声道。

孙好学很满意地点点头,直接将众人带去了商店。

难得有人请客,武修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。

而当孙好学发现武修一脸开心地拿着奶茶喝起来后,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武修“坑”了。

“哼!武修,你小子给我记住了,我们的‘仇恨’又多了一笔。”

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

政教处。

杨汕坐在办公椅上品着茶,一副思索的表情。

咚咚咚——

“进来!”

政教处门口的帘子被拉开,看到来人,杨汕笑道:“王老师,请坐。”

等王存孝坐下后,杨汕假装很随意地问道:“处理好了?”

王存孝点点头,说道:“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。”

杨汕等了等,发现王存孝没了下文,疑惑道:“没了?”

王存孝反问道:“还有什么?”

“你们班学生打群架,你警告一下就完了?”杨汕有些不悦道。

王存孝很耐心地解释道:“主任,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孩子,打打闹闹很正常。况且这次主要责任确实不在他们,您就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!”

杨汕想了好一会儿,觉得王存孝说的有些道理。最主要的是,高二4班是重点班。要知道,一中的升学率主要还是靠这些重点班学生。

“其他人我可以不追究,但那个带头惹事的学生必须开除。”

王存孝假装没听懂,疑惑道:“带头的学生不是高一那个杨浩同学吗?您要开除他,我无权干涉。”

“我说的是武修。”杨汕没好气道。

“武修?”王存孝疑惑道:“主任,您是不是弄错了?这次他可没带头惹事啊!”

“呵!他什么样,你应该比我更清楚。一个小混混而已,我可不想让这颗老鼠屎毁了一锅汤。”

“您这话是不是偏激了?他只是个学生,年龄小,不懂事,所以才需要送进学校接受教育。您就这样开除他,不是毁了他吗?”

“呵!这种学生教的好吗?”杨汕反问道。

王存孝想了想,很认真地说道:“说句不好听的话,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有不会教的老师。”

“你——”杨汕显然没想到王存孝会这么偏向武修,他叹了口气,说道:“王老师,我建议开除他,也是为你好。

我听说那小子跟洛教授的女儿走的很近,这一学期二人几乎形影不离。洛诗雨这个学生我一直都有关注,原本很乖巧、懂事,可今天她居然为了那小子当面跟我顶嘴。

你我都是从这个年龄段过来的,应该知道,这是个很不好的开端,若任由二人继续下去会很危险。

况且我没记错的话,你还是洛教授的学生。我想,你也不希望老人家唯一的女儿就此堕落吧?”

“主任,我知道您的意思,只是您会不会多虑了?据我所知,洛诗雨只是单纯为武修补习功课。咱们不应该看到两个学生关系好,就说人家会怎么样吧?”

杨汕眉头一皱,问道:“所以你确定要保他?”

“没有!”王存孝摇摇头,说道:“我只是希望,每个学生都能受到同等待遇”……

周末两天,武修难得看了会课本。当然对他来说不是复习,而是预习。

尽管这学期洛诗雨多次帮武修补习功课,可效果却并不明显。当然不是洛诗雨的问题,主要是武修基础太差,又不愿意学。

其实武修早对学习失去了兴趣,他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学习这条路。而他之所以还常常硬着头皮去参加洛诗雨的补课,因为这是他对洛诗雨的承诺。

大老爷们说话,一口吐沫一个钉。

当然武修不会承认,他早已后悔当初为了面子,冲动之下让洛诗雨帮自己补课。而他也曾试探性向洛诗雨提出过取消补课的想法,然后他就搭上了一个暖宝宝作为“赔罪”。

周日下午,洛诗雨专门为武修进行了“考前辅导”。她让武修死记硬背了很多常考知识点,潜台词很明显:考试靠自己。

武修虽然极不情愿,却也无可奈何。

由于周一直接期末考试,学校并没有特意开晨会报道上周五在高二4班的群架事件。

不过学校贴出了大黄榜,通报了对群架的处理结果。

哥几个看了看,上面都是一些陌生的名字,他们并没有找到杨浩。而好的一点是,也没有提及他们班任何学生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