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26章 风险很大
作者:吴下饭  |  字数:911136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晨会结束后,各班查完人数回了教室。

眼看离晨读结束没多久了,洛诗雨便没带武修去进行功课辅导。

由于今天早上起的比较早,晨会时又站了那么久,武修和江天这会都没有什么精神。他俩趴在桌子上,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这次学校的办事效率很高,周一早上刚说要装摄像头,下午就已经请人开始动工了。而且学校还专门在男生厕所外面的角落装了一个摄像头,镜头直指武修他们经常翻的位置。

武修本想找找周围有没有其他合适哥几个翻的地方,不过地方还没有找到,他却发现不少摄像头之间互相照应。

如此看来,砸摄像头一事还是很有风险的。

万一砸这边摄像头时,不小心出现在了另一个没注意到的摄像头镜头里,到时候可就不仅仅只是赔摄像头那么简单了……

有人不喜欢这个世界,因为它变化的太快,根本让人追不上它的步伐。

有人喜欢这个世界,因为它变化的太快,常常会带给人惊喜与诧异。

冯飞最近特别开心,他现在脱离了哥几个,每天都和彭佳腻歪在一起。

无论是吃饭、放学,哪怕课间抽完烟,他都要去见彭佳一面。而更让哥几个诧异的是,冯飞早上都不迟到了。

同样让哥几个诧异的还有郑鹏,他现在每天也是精神抖擞,早起上学不迟到。

其余哥几个有些好奇,可郑鹏也只是笑笑,说在为自己的未来奋斗。

武修和江天、郝运来三个人则还是经常迟到,当然也不是他们故意迟到,实在是——早上起不来。

尽管学校安装了摄像头,可那也只是查处违反校纪校规的学生,迟到并不在列。哥几个可以不翻墙,走正门。只是会被门卫登记留名字,然后上报给学校。

起初哥几个还编一些假名字蒙混,后来门卫反应过来了,要求学生出示“出门证”,他们亲自登记,而这也预示着哥几个不能像以前一样“睡到自然醒”了。

天气越来越暖和,可起床困难户依旧很多。按照他们中不少人的说法,被子虽然变薄了,可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足以封印自己。这导致的直接现象就是——学校迟到人数依然很多。

对于迟到,郝运来他们班的待遇倒还“不错”。他们班主任刚开始根本不管,最后发现班上迟到现象太严重,便让迟到的学生站着上第一节课。只是对郝运来而言,他早已经习惯了。

而武修他们重点班就没那么幸运了,王存孝给他们班的政策是,迟到的学生必须去打扫室外卫生以示惩罚。

武修和江天两个人慢慢也习惯了,每天早上去教室后,会很自觉地拿着扫把去打扫室外卫生。

想想去年,再看看现在,武修觉得自己越活越后退。

这天,武修和江天走进教室,习惯性来到角落拿起扫把准备去扫地,可却被王存孝叫住了。

在两个人疑惑的表情中,王存孝递给他们一人一个破抹布和塑料盆,说道:“你们不用打扫室外卫生了,去擦洗教室的门窗和黑板吧!”

“啊?”武修和江天均一脸错愕的表情。

“反正都是为班级服务,擦洗门窗和黑板比打扫室外卫生更实在。还能让大家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知道你们的好。”

王存孝似乎对自己的想法很满意,他对班级学生补充道:“就这样,以后迟到的学生都是这个‘待遇’。

嗯——再补充一条:如果有学生一个月内迟到超过三次,就加上拖地。超过五次,那就顺便擦洗一下走廊墙壁上挂着的名人名言相框。”

“——”

武修和江天瞬间脸都绿了,要知道,之前去操场打扫室外卫生,那里基本没几个人,而且大多都不认识。他们只当早晨散步,并无所谓。

可现在擦洗教室里的门窗和黑板,而以他们的迟到次数,再加上拖地、擦洗名人名言相框——等等,王存孝是怎么想出这个“馊”主意的?

如果按照王存孝的要求去做,到时候自己班和附近几个班的学生肯定都能看到自己“干活”,那岂不影响人家学习?

不过王存孝已经发话了,两个人也只能服从。

果不其然,两个人打扫卫生时,周围不少人都冲他们指指点点,议论声不断。两个人顿时觉得很没有面子,甚至不敢抬头去看周围。

“一天都让人难以接受,要是以后每天都如此,哪还有脸待下去?尤其像我这般性格内向、自尊心又强的人,还怎么在学校立足?”武修如此想道。

一顿胡思乱想后,武修觉得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毁了学校的摄像头,以还自己的“自由”。

“天哥,还记得我之前给你说的那件事吗?”

江天一脸疑惑地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建立起师生之间的信任。”

江天仔细想了想,诧异道:“你是说要砸了学校的摄像头……”

“嘘!”武修急忙一把捂住江天的嘴,他看了看周围,在没发现有人偷听他们说话时,才长舒一口气,郁闷道:“你疯了?教室里这么多人,你还敢说的这么直白?”

看到武修紧张的反应,江天顿了下,难以置信道:“不是,你真要砸?”

“不然呢?”武修反问道:“你还有别的办法?”

江天劝道:“这玩意可不简单,不是说砸就能砸的。我观察过各个摄像头之间的大体位置,风险很大。”

“我又何尝想冒险呢?”武修一副回忆的表情,对江天说道:“曾几何时,我也想和摄像头和平共处。可谁知世态炎凉,如今师生之间最基本的信任没有不说,你看看笑笑,就是在变相体罚学生。如果咱们再这么沉默下去,就真的只能在沉默中灭亡了。”

“——”

江天很郁闷地看了眼武修,他记得那会副校长刚宣布要安装摄像头的时候,武修便说要砸了它们。他很想问问武修:你什么时候想过要和摄像头和平共处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