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06章 元旦专场
作者:吴下饭  |  字数:911136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作为一个从小生活在村里的人,武修从没见过苹果上“长”图案,尤其还是心形。他盯着图案看了好一会儿,然后将苹果放在床头柜上,突然觉得心情好多了。

盯着天花板,武修想起放学后和赵茜一起在教室里听歌的场景。他拿出手机,打开网页,将那首歌搜索出来后,听着歌,心满意足地睡着了。

假如不是第二天营业厅发短信,通知武修手机欠费停机,或许他的心情会好很多。

拨打人工服务台查了下账单,武修这才知道,原来自己用超流量了。他只有赵茜去年为他向人工服务台开通的三块钱流量,昨晚又在线听歌睡着了。

好在之前见识过赵茜与运营商的人工服务台聊天,武修有样学样,与客服一顿胡搅蛮缠,主要表达的意思是:我的手机一直放在床头充电,从没被人用过,为什么突然就被你们扣欠费了?

最终客服与武修达成一致,三日内为武修返还部分话费。

相对圣诞,武修对元旦的感情深多了。毕竟——元旦放假。

放假前的最后一节自习课上,王存孝专门来教室讲了下放假通知。不过和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他言简意赅,说完学校要求,然后说了几句元旦的新年寄语,当然主要意思还是四个字:好好学习。

“好了同学们,关于新年我就先说这么多,具体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将计划落实到行动上。”

王存孝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你们也知道,这节课下后,你们就要放假了。作为今年阳历的最后一节课,剩下的时间我们举行一个简易‘元旦专场’。各位有才艺的,可以上台展示。”

“喔——”

讲台下的学生们纷纷拍桌子起哄,开始有人叫喊班上同学的名字,显然他们对王存孝的建议很满意。

“好了,安静一下。你们这么乱喊,我也听不清。”王存孝伸手示意了下,笑道:“外界对重点班普遍流传一个谣言,说重点班的学生除了学习,什么都不会。当然不是说所有人,是吧武修?”

“——”

武修本来正听得认真,这下被突然点名,他瞬间不想听王存孝说话了。

“好了,开个玩笑,咱们说回正题。”王存孝继续说道:“我从不相信我带的学生是书呆子,我知道每个人都是多才多艺,只是他们没机会,或不好意思展示。

所以我决定,咱们就从第一排第一个同学开始,依次轮流上台表演节目。唱歌、跳舞、小品、相声、诗词朗诵,甚至上台讲一道自己最近解决的难题都可以。文体不限,大家自由发挥。”

王存孝话音刚落,讲台下又是一阵起哄。

最后在王存孝的鼓励下,所谓的“元旦专场”拉开了序幕。

学生们主要还是以唱歌为主,也有部分跳舞的,虽然动作不是很标准,但也有模有样。

正如王存孝所说,尽管武修身在重点班,但他对重点班的既定印象便是:只知道学习的“书呆子。”

通过眼前一个个节目,武修才发现原来他们班还真有不少有才艺的同学。

很快轮到了洛诗雨,她拿着课本,有些不好意思地走上讲台。

武修下意识以为她会讲题,可没想到她却翻开语文课本,说道:“大家好!我给大家带来的是诗词朗诵:《再别康桥》

作者:徐志摩

轻轻的我走了,

正如我轻轻的来;

我轻轻的招手,

作别西天的云彩……”

洛诗雨的声音本就悦耳,加上她朗读时声情并茂,节奏清淅,即使像武修这种对诗词免疫的人,也情不自禁融入其中。

“……悄悄的我走了,

正如我悄悄的来;

我挥一挥衣袖,

不带走一片云彩……”

洛诗雨朗读过后,让人流连忘返。

“好!”

此情此景,让身为“学渣”的武修,只能用这一个字总结。

哗啦啦——

武修带头鼓掌,接着讲台下掌声雷动。

王存孝更是对其赞不绝口,称其为:“听过最精彩的朗诵。”

王存孝点评后,武修对其一顿鄙视。他暗暗想道:“身为人民教师,你就这点词汇量?还不如我一个‘好’字。”

由于武修坐在后排,他本以为同学们一个个上台表演,根本轮不到他便会下课。可他没想到的是,接下来不少同学开始合唱,好几个人的节目一次性过。

眼看离下课剩五分钟了,还是轮到了武修。

“武修,到你了。”王存孝看着呆坐在座位上的武修提醒道。

“不是,快下课了,老师你不总结一下?”武修试探性说道,他并不想上讲台。

“刚上课我就总结过了,现在是表演节目时间。赶紧,快下课了,你还能为这次节目压个轴。”

王存孝显然并没有放过武修的意思,他鼓动全班同学,说道:“来,咱们一起为武修同学加个油。”

“武修!武修……”

看到旁边的江天都跟着其他人一起喊自己的名字,武修偷偷打了江天一拳,没好气道:“你哪边的?”

江天一副看热闹的表情,催促道:“快上去吧修哥,可都等你呢!”

“——要不,我们一起?”武修一脸期望地建议道。

“我去干嘛?”

“我们也合唱啊!”

“我不会唱歌。”

“是不是兄弟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——”

武修狠狠地瞪了眼江天,最终硬着头皮走上了讲台。

看到讲台下同学们或好奇,或疑惑,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,武修觉得很不好意思。他低着头想了想,正好最近刚学会之前和赵茜一起听的那首歌。于是他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我也没什么才艺,就给大家唱首歌:《庐州月》

儿时凿壁偷了谁家的光,

宿昔不梳一苦十年寒窗,

如今灯下闲读红袖添香,

半生浮名只是虚妄……”

武修的声线温和,尤其唱这种词曲悠扬的歌更是别具一番滋味。

美妙绝伦的歌声,如潺潺细流,流过心涧;如一缕阳光,照亮心扉;如微微清风,拂去悲伤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