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
第224章 不甘心
作者:吴下饭  |  字数:911136 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武修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会很快传到高祥的耳朵里,于是故意补充道:“咱们现在一中的大旗是祥哥,这群高一小子却动不动就要扛旗、抄班,也太不把祥哥放在眼里了。这次正好与这帮小子干架,我一定要好好为祥哥出这口气。”

武修之所以这么说,只是想将这一战推到高祥身上。至于高祥会不会来,他还真没把握,只能靠赌。

确实,武修之前和高祥有过矛盾。可后来他帮朱强扛一中时,也和高祥一起合作过。

而武修之所以敢赌高祥他们会来,主要是现在的一中,名义上是高祥在扛大旗,景超和杨浩他们这伙人从去年到现在也确实已经很猖狂了。他在厕所抽烟时,好几次听到一些高一的学生说他们大哥景超,将会扛一中大旗。

武修相信这些话肯定已经传进了高祥的耳朵,而以高祥的实力,要想真正一统一中,恐怕还得费些心思。可如果高祥这次帮了他,他们哥几个就欠了高祥一个人情。

这年头,钱不好还,人情更不好还。

眼看高祥团体迟迟没有出现,让武修一阵担忧,不过好在高祥最终还是来了。

“这位就是祥哥吧!不知道祥哥这次过来有何指教?”景超笑着问道。

高祥看着景超,很霸气地问道:“你就是这伙人的老大?”

“兄弟们愿意跟我,是我的荣幸。”景超谦虚道。

“那你这是要跟他干架?”说着高祥指了指武修。

“替我弟弟讨个公道而已。”

“你弟弟?”高祥想了想,好奇道:“就是那个抄人家班级,反被人家干翻的?”

“你说什么?我……”

杨浩一下就怒了,他正要说话,景超拉了他一把。

景超看着高祥,说道:“看祥哥的架势,是要为这事出头?”

“也不算出头,讲道理罢了。”高祥笑道:“换成任何人,看到自己班级被抄,肯定都会反抗。何况当初我强哥扛一中时,修哥也出过不少力。虽然我强哥现在离校了,但我想他不会希望看到曾经帮过他的人出事后,我却还无动于衷。

当然,最主要的是:现在的一中,我说了算。”

“那依照祥哥的意思,我们该怎么做?”

“如果你能给我面子,我也就不为难你。”

“噢?”

“这件事就算了,如何?”

“超哥!不能……”

景超伸手打断了杨浩的话,他想了好一会儿,又看了看高祥身后的人,笑道:“既然祥哥这么说了,那这次就算了。不过再有下次的话,我可不能保证啊!”

说着景超大手一挥,喊道:“兄弟们,咱们走。老地方,我请客。”

看着景超他们离开了,武修对楚州和孙好学他们打了个招呼,表示了自己的谢意后,他们便先回去了。

高祥冲眼前的武修笑道:“修哥,没事的话,我就先回学校了,晚上还要上晚自习。真羡慕你们,周末还可以双休。我们就惨了,一个月休假一天,伤心啊!”

“呵呵!我们今天九月份也就到高三了,到时候也得熬啊!”武修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不过这次真心的,多谢祥哥了。”

高祥摆了摆手,两个人又客气了一番,也都是一些场面话,然后高祥他们也离开了。

等高祥他们走远后,武修哥几个也打算回家了。

这时江天突然笑了笑,对武修说道:“修哥,你变了。”

武修摸了摸脸,开心道:“越来越帅了吗?”

“——”

哥几个均很无语地瞥了眼武修,江天说道:“现在的你不像以前了,要是以前,你肯定会让哥几个先干了他们,然后我们走一步看一步。”

“我以前有那么嚣张吗?”武修没好气道。

“你说呢?”

武修想了想,很无辜地摇了摇头,然后他指着脑袋,无奈地说道:“我也是现在才明白,冲动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大脑才是。”

这是武修去年暑假躺在医院里琢磨出来的,也是在这之后,他就告诉郝运来,以后要学会用大脑解决问题。他不希望身边任何一个人将来某天像自己一样,受伤躺在医院。

“厉害啊!难怪你让我们今天下午不用管这事。”郝运来冲武修伸出大拇指,敬佩道:“没想到你早偷偷藏了两批人,我居然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“那两批人可不是我藏的。”

“噢?那他们怎么都来帮你了?”郝运来好奇道:“其实你们班的人来帮忙,我倒能理解。毕竟是一个班的,之前又一起打过架。我想不通的是,高祥怎么也过来了?”

武修叹了口气,还没说话,江天在旁边笑道:“其实高祥不是来帮我们的,他是想给高一那些人一个下马威,让他们知道一中的大旗是谁。

要知道,他一直认为一中是他的,而景超他们现在要扛,那他肯定不会允许,那两伙人迟早干起来。

他的实力你也领教过,属于不上不下。说白了,“大旗”都是捡来的。

正好咱们现在跟景超他们发生了矛盾,他现在表面上是在帮咱们,其实相当于在帮以后的自己。因为这次事情后,咱们就欠了他一个人情。”

“这也没办法。”武修解释道:“如果咱们真和景超他们干起来,以咱们的总体实力肯定会吃亏。那不如拉上一个强有力的队友,还能多一分胜算”……

在距离一中不远处的马路边上,杨浩蹲在地上不停抽着烟,斜前方的景超正招呼着身边的人,让他们打车去“老地方”,其实也就是一家中等档次的酒店。他们要去好好的吃一顿,喝一顿。而由于他们人数太多,地方有点远,所以必须分开坐多辆车。

等那些人都上车离开后,景超打算和杨浩再招一辆车,可转身却发现杨浩只是在自顾自抽烟。

“怎么?生气了?”景超笑问道。

杨浩抬头看了眼景超,摇头否认道:“没有,只是有些不甘心。”

“噢?讲讲!”